標題好狗血

不過也算是符合內文吧!

這個決定下的對不對,也只能以後回頭看的時候才知道,

甚至,沒有所謂對或錯的決定,而是下了決定後的結果是不是你要的才是重要的點。

 

因為我之前在念博班,加上miles不想在台積電賣肝(雖然他的單位不太需要賣肝)

所以他選擇了到苗栗的長x化工上班,不知不覺也一年多了,

前一兩個月得知中鋼高雄廠有徵人,好玩之下我也和他一起去考,

後來他初試有過…那時候就有開始討論到,如果他複試上了怎麼辦?

 

他有問過我,如果他上了,我要下去高雄嗎?

所謂的下去是不念書了,下去找工作,或許(應該就是)就在南部定居了,

當時還沒有放榜,但是我是和他說,

他這樣是對我做一個很不公平的要求,而且這個要求不是一下子就可以決定的,

如果他真的被錄取了再說吧。

 

結果他還真的錄取了

6/30早上看到他被錄取的時候衝擊真的很大,

只想到:如果我繼續念書,他要下去工作,我們一定就要分開至少四年以上…

他家人一定很希望他下去工作,可以離家人比較近…

而我當下也不知道該怎麼辦…接著又是MEETING,下午也沒有心思看文獻OR做什麼。

 

晚上FEBBI來拿托我買的東西,和她談到這件事,

她有說到,要想想當下、目前對我來說,最重要的是什麼,還有我是為了什麼要念這個博班。

後來有講到,我想做的工作其實並不需要博班的學歷就可以做了,

而且她還從心理層面來說,對女人而言,婚姻是比事業重要的

讓我開始去思考,目前這個博班對我來說是否真的那麼重要?

 

MILES則是不希望我"只是因為他的要求"而決定要不要繼續念下去,所以他並沒有對我做任何要求。

這方面我很感謝他讓我自己好好的想,

但是他也坦承我的決定也多少會影響他要不要去中鋼工作;

畢竟,我們已經把彼此放進以後的藍圖中,而沒有辦法忽略彼此而下這麼大的決定。

其實在知道的那天下午,我也曾想過要不要和他說:

不要考慮我在念博班而且還要念很久這件事,他自己決定要不要去中鋼就好。

但是我在想了一陣子之後,這樣的要求等於是要他不把我放在他的未來藍圖中,

我也好像是不打算參與他以後的事情一樣。

所以後來我沒有這樣和他說,只說回家以後再好好討論吧。

 

說實在的,我之前也曾經想過,我也不用做什麼很偉大很重要的工作,

只要有一份可以負擔生活的工作,可以和MILES一直這樣下去就很好了,

念不念博班好像也不是那麼那麼的重要。

修課的這一年,剛開始我是過得蠻快樂的,可以學到好多東西,

雖然一直沒有做實驗,但是可以學到東西的感覺真的很棒!

但是後來漸漸的我開始懷疑,我真的想念博班嗎?

心中有時候會浮現這個問題,只是之前我一直覺得是因為還沒有上手,所以才會這樣懷疑自己,

這一次他被中鋼錄取,也是一個很大的衝擊,讓我有機會去思考:

這個博班,一定要念嗎? 一定要現在念嗎?  對現在的我來說,真的如此重要嗎?

要學習,出去工作也是可以學習的啊!而且可以學到更多!

只是因為我之前的工作還是太學術性和規律了,我看到的東西還是太少,

所以才會認為,我需要再學習,我想要回學校念書,

而忽略了,或許出去看看可以看到更多更廣的世界。

 

後來也和妹妹說這件事,她蠻贊成先去工作這個部份,

她的觀點在於,如果我辛辛苦苦念了很久出去工作才發現這個不是我要的,不是很糟糕嗎?

先出去工作看看,看看是不是自己想要的,

如果真的想回去念書,會更有動力,而不是像現在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。

 

說了這麼多,好像在說服自己,

MILES也說,好像是因為他,所以我才不繼續念下去,

的確是他讓我有這個機會去思考,

如果我真的想念的話,硬著頭皮也是會念下去,

而不是現在這樣說一說、想一想就被動搖。

所以,現在對我來說,你真的很重要,

而我,也想去看看我到底可以做什麼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Ariel 的頭像
Ariel

我的生活大小事

Ariel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